廣告贊助

「唔……」

清晨五點三十分,還不到起床的時間,真守就已經懵懵然的醒了過來。睜開的藍眸還帶著茫然,看著落地窗外昏暗的天色,一時間令她困惑了。

怎麼會在這個時間醒過來呢?

但醒了就是醒了,還是起床吧?只是,才剛有了這樣的念頭,卻在下一個動作後才發現自己的手被早被枕邊人溫柔地牽制住。
彷彿是在宣示兩人要這樣糾纏一輩子,他的右手指交扣在她的左手指上,即使他還在睡夢中。

這般親暱的舉止,讓她一時間捨不得去掙脫。

真是的,就連睡著了也要這般孩子氣嗎?
該怎麼辦呢?真守側首看著蛭魔的睡顏,露出了一絲傷腦筋的笑。

不想驚動到身旁還在熟睡的人,真守小心翼翼地輕輕挪動自己讓身體坐起來,在曙光未明時分看向窗外的雨景,聆聽雨珠拍打在玻璃窗上叮叮咚咚不規則的旋律中,恍惚間她又懵了。

大概是因為雨聲,她才會醒過來吧?

這場雨似乎下了一整晚,她也是因為這樣才會留下來過夜的。

『這雨好大,等等回去就麻煩了。』
『那就別走了。』

環抱在腰際的是反對無效的任性,肩膀上的重量帶有他唇上的濕熱,他把她嘴裡嘟嚷 “明天早上還有課”之類的叨唸,全數吞吃入腹。

嘛…雖然這樣的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看著沿著房門口到床邊散落的衣物,無法扼阻地回想起昨晚他對她的恣意妄為,還是讓臉皮薄的真守忍不住害臊了起來。

一向守規矩的她,什麼時候開始容許他對她這般使壞了啊?


什麼時候開始,不清楚
等到察覺,才發現自己早已被他擄獲而身陷其中

這樣的讓她難以言喻的選擇沉淪在他的懷抱裡。


大概,是因為,愛上了吧?

這樣的想法讓她心口一陣騷動,漾起了一絲羞澀的笑容。


淅瀝淅瀝,雨聲依舊在耳邊迴盪著,似乎還沒有停的意思,看著窗外灰濛的雨幕,彷彿藏匿在心底的某個記憶被打開,真守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往事。


曾經發生過的過去

……在像這樣的大雨中……

那時,蛭魔跟她都還只是泥門的高一生,他是大家口中所說的異端份子,而她是大家眼裡的資優生兼風紀委員,兩人的關係絕對說不上好,平時井水不犯河水,但一碰面就是針鋒相對。

原因無它,只因為她收到了許許多多的知名不具投書,全都是針對他。

蛭魔妖一又把人給怎麼樣怎麼樣的,不管事實是否如同紙面上所言,又或者只是誇大其詞。

但每次交鋒的結果總是被他用一堆理由外加死無對證給帶過去,到底事實的真相為何,反而不得而知,總留下她一肚子的氣惱。
跟她所謂的正義不能伸張也許有這麼點關係,但她後來才明白那不是她真正氣惱的癥結所在。

在她的眼裡,他總是用那種挑釁卻又蠻不在乎的目光看著她。

因為,她姐崎真守不是他蛭魔妖一該在意的事物之一。

他在意的只有美式足球,即使,那個只是一個勉強稱得上是同好會的三人社團。

後來,武藏休學了。

原本就已經少得可憐的美式足球社社員,只剩他和栗田兩個人,但他仍是沒有改變他一貫的生活方式,在校園裡持續橫行霸道,武藏的離去像是沒有發生過一樣。

但,她知道,他並不是不在乎這件事。


那天,也下著像現在一樣的大雨。

沒有參加社團的她因為風紀委員會議而逗留在校,沒有其他大事需要討論也就散會的很快(某H氏的作為就當做沒不知道就對了),原本打算馬上直接回家,只是答應要一起回去的同學忘了作業在理科教室得去取回,她只好在留在教室外的走廊稍作等待,說是巧合還是註定,總之就這樣讓她給碰上了。

原本只是覺得有些氣悶而上前開窗,卻因為雨幕裡闖進她的視界的身影,使她不自覺地停下腳步,然後視線就這樣定住了。

『那是…蛭魔…?』

兩人所處的位置有點微妙,她可以說是算有段距離的直視他吧?
不過,朦朧的天色,又是下雨的,他一定沒有發現到她在這裡。
但……那又如何?反正他也不曾在意過,關於她的存在……

眼底下的他,無視雨水早已濕透了全身,只是專注並且準確地把手中的球一次又一次的投擲出去,就算這只是一種單方面完全沒有回應的重複動作,仍舊是如此的一心一意。

可是,為什麼他會是一個人呢?栗田呢?

左右顧盼,卻找不到那個體型雖巨大,個性卻溫和憨厚,時常在惡魔身邊打轉的栗田良寬。

怎麼會呢?他們兩個人不是一直一起練習的嗎?

啊,她想起來了,先前經過他們教室的時候,她的確是有看到栗田,看樣子是被老師給留下來了吧?

灰濛濛的雨中,鮮紅色的球衣,在空曠無人的操場顯得更加的鮮明,也更顯得孤寂……

聽說,美式足球社春季大賽打輸了。
聽說,武藏因為家裡的因素,不會再來學校上課。
聽說,上次社團招新,美式足球社並沒有增加任何一名新成員。
聽說,他們夢想著總有一天可以打進聖誕節大賽……


蛭魔所做的一切,都僅僅只是為了一個目標、一個夢想、一個約定……

他並非是什麼也不在乎的。

但,真的有必要這麼勉強自己嗎?

『真是個無藥可救大笨蛋……』

好像有什麼壓得她有點喘不過氣,雙手不自覺地揪緊胸前的領巾,但目光卻怎麼樣的也無法移開,只知道自己的心跳,好像跟著他擊中目標物所發出的聲響連同雨聲,逐漸同步……

啪-咚 啪-咚 啪-咚 啪-咚……

突然,蛭魔投擲的動作在擲出手裡的球後停了下來。

是累了嗎?要休息了?

這樣的想法讓她鬆了口氣,但也僅僅只是一那短短的片刻。

蛭魔很快地抄起了球,凌厲的目光卻不在目標物,而是……她?

被…發現了?

揚起的嘴角像是逮獲了空隙,她心虛的瞬間,手上的美式足球也隨即拋出,速度快的她連反應的時間也沒有,令人猝不及防。

啪-咚!

球很漂亮的再一次擊中目標物,發出了俐落的聲響。

她確定自己的確是感覺到了,有什麼貫穿了她的內心,像是被什麼給擊中似的般的撼動了……



「死女朋友,好好地不睡覺,在想些什麼?」
「呃?」

四目相交,等到她回過神來才發覺自己整個人被他給困在雙脅之下。

「怎麼了?」蛭魔伸手撥弄著真守面頰上的幾綹栗色的髮絲,低首在耳旁低聲呢喃。
貼向他溫熱的大掌,她微瞇著雙眼享受著他給她的溫度,「沒,我吵醒你了…呀啊…!」未完,肩頭上的濕熱刺痛,讓她低呼一聲,「討厭,做什麼啦!」
「該罰。」滿意看著他在她肩上留下的淡紅囓痕,蛭魔故意惡聲惡氣的瞪著真守說道:「死女朋友居然把親愛的男友大人冷落一旁,在那邊不知道在胡思亂想些什麼,能不醒來嗎?」
「亂講。」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來,連自己的醋都要吃嗎?對於蛭魔這方面的孩子氣,真守意外的覺得十分的可愛。
「剛剛在想什麼?」輕啄著她帶笑的唇,他又問。

很在意嗎?他看起來好像真的很在意呢……

目光逐漸深邃,這雙引誘著她的眼神在告訴她,她的身心都該是完全屬於他的,不能多想也毋需去自擾,只要信著他,就夠了……

是啊,屬於你的。

雙臂攀上了他的肩,她主動地迎上他的吻,細聲回答道:

「在想你,妖一。」


……也許,從那一刻起,就已經開始了……



(完)

後記:
對不起,請巴我吧~
我居然現在才生了第2篇333祭的文,這一篇的主旨,在講心動的開始,只是我們傻傻的mamo不知道那個時候就被hiru給下了蠱了= w=)+
人家說認真打拼的男人,最有魅力了~
就是因為認同hiru對美式足球的熱情,所以我想在過去高一的那幾場攻防戰,也許mamo還是有幾次就默默的放水給他過去了吧?
創作者介紹

紫色宮幃

子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