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讓開!」
「不要!」

蛭魔妖一雙手各持一把噴火槍,一副說什麼也要消滅眼前姐崎真守……身後的那些在他眼裡極為不順眼的東西。
真守手裡護著好大一把的玫瑰花束,連同身後的數不清近乎於花海的大大小小的花束、花籃,認真的神情似乎是在表示著,說什麼也不讓蛭魔的那極端想法給得逞。

天使與惡魔,雙方劍拔弩張互不相讓的情景,在泥門的美式足球社社辦其實不算罕見,只是這次情況是有這麼點特別。

 


泥門對王城賽後隔天,社辦出現了大量的花束和花籃,數量之多幾乎可以將整個社辦淹沒。放學後第一個來到這裡的真守聽到宅配人員說那整車的花都是要給美式足球社的,讓她嚇了好大一跳。

這麼多的花……會是誰送的啊?

「一定是蛭魔啦。」

只有他會做這麼誇張的事。

看著包圍自己的花海,真守捧著混雜著雛菊、玫瑰和桔梗的粉色花束,忍不住輕輕的親了親那還含苞待放的花蕾。

好香喔,她愉悅地心想。



「為什麼社辦變成充滿花臭味的地獄?」似乎對眼前的花海感到反感,蛭魔不悅地踢開擋他前進的花籃走進了社辦。

「蛭魔……這不是你送的嗎?」一臉愕然,真守看著蛭魔環視社辦的表情,很顯然那這些花朵的出現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原來…這些花不是他送的啊…
那會是誰送的呢?

轉過身看著那些放置在各處的花籃,真守沒有聽進其他人的起鬨和笑鬧,只是心想著:

這些花真的不是他送的啊……



為了方便大家做事(其實是蛭魔已經受不了滿屋子的花香),大部份的花籃已經都被搬到外面去了,剩下的花束全被集中在一角,但因為真的太多了,還是佔了社辦很大的一塊空間。
「那,這些該怎麼辦……?」栗田看著手中的花束小心翼翼的提出了疑問。花是下一場比賽對手白秋高中的馬可送的,雖然不知道目的為何……但,就這樣全放在社辦也不太好。
「死胖子,說什麼廢話,這些臭花當然是……」一把搶過栗田手上的花,俐落地扔進一旁的垃圾桶,抄起了兩把不知道是哪裡變出來的噴火器,妖氣磅礡的說道:「消滅它們!YA-HA!」

「蛭魔,住手!」

眼見那些花朵就要被惡魔給徹底消滅,真守拾起了被丟棄的花束,快步地擋在蛭魔的面前,企圖阻止他即將的暴行。

「死管理人,妳這是在做什麼?」
「你想讓這裡燒起來嗎?我不准你用這種方式處理這些花!」
「誰會做這種沒大腦的事?」彷彿這是個愚蠢的問題,蛭魔翻了翻白眼,很不耐說道:「當然是到外面燒……」
「不可以燒掉啦!」馬上反對,說到底他還是要燒嘛!
「那就全拿去垃圾場丟了。」怎麼樣都好,他對周遭的花海異常的感到厭惡,巴不得它們馬上全部消失掉,尤其是死管理人懷裡捧的那一束,特別的刺眼。
「你一定要丟掉它們嗎?」這傢伙難道就不能試著在眼裡放進一些除了美式足球或別人把柄之外的美好事物嗎?
「不然呢?留在這裡,直到這些蠢花發臭爛掉為止?」不可能,因為他絕對會在之前先到白秋,把死睫毛給一槍擊斃。
「也不是這麼說啦…可是也用不著全扔了吧?它們很可憐耶!」也知道把花全留下來是一種無理取鬧,很可惜耶…這麼多漂亮的花…
「廢話,一個也不留!」可憐?難道即將被這些味道薰死的他,她沒有試著同情一下嗎?

「好了,你們就不要吵了。」始終在一旁喝茶兼看戲的武藏開口了,「姐崎妳聽我說,我也覺得這些花應該要處理掉才是。」
雖然很明白眼前這對歡喜冤家的吵吵鬧鬧已經屬於社辦的家常便飯,可是武藏覺得白秋的馬可送來這些花看起來雖稱不上惡意,但他也覺得不太舒服。重點是,他覺得坐在花堆裡實在是怪扭捏的。
「武藏!怎麼連你也這樣!」真守一聽,把懷裡的花束摟的更緊了,真是的,這群男生怎麼一個比一個更不懂得風情!
「4票對1票,死管理人妳就放棄掙扎吧!」很自動的把在場不敢發言的栗田和雪光給算進去,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蛭魔露出了殘酷的笑,準備上前展開一連串單方面的屠殺。

「讓開!」
「不要!」

哪有人這樣的!太蠻橫了啦!

「那個,我說……」其實一開始就被埋在花堆裡的石丸哲生終於開口說話:

「拿去送給花藝社或是其他老師同學吧,大家覺得如何?」



(待續)

後記:

333祭其實可以用這樣的奧步...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想揍我?
一直在幾個主題中打轉著不知道哪一個才比較好,事實上我若是寫長一點的話
很容易裡面就會有2個以上的主題進去...想著想著...
還是決定再加一個不是很重要的主標(揍)
原來主題當副標XD

 

創作者介紹

紫色宮幃

子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