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李大哥,我娘想見你,我帶你去見她,好不好……』
『哎呦~我很累了,下次再說吧!』
『好吧…那…我就自己過去了…』
『月如!等等我!』

如果可以,我想帶你走
如果不能,我想跟你走
但我明白,我不能留,也不能帶你走。

所以,請原諒,我無法再陪你走。


「小心,它往妳那過去了!」
情勢緊急,面對眼前群妖亂舞,李逍遙七星劍鋒一轉,硬是擋下了小刑天撲面劈來的巨斧,對身後也是正在苦戰的林月如出聲提醒。
「知道了,你沒見到...... 我這邊很忙嗎!」語甫落,林月如抓準須臾的空隙,手上鳳鳴刀光閃閃,剛斬了飛頭蠻,隨即左手凝氣併指旋身一掃,數道劍氣自指尖射出,驚險地阻止想要偷襲的鐮鼬。
「該死!這層的妖魔也未免過躁動了點…」一窩子的妖怪子孫也不知是從哪湧出來的,他連聲『我們只是路過』的話都來不及說出口,就開打了。看來天妖皇說的話不假,這裡的妖怪深信只要吃足了人就可以離開這裡,但……
「本大俠可沒這功夫跟你們在這裡耗!」虛晃一招,李逍遙連退數步,嘴裡唸著仙風雲體術的口訣,身形一晃,順手將林月如攔腰一抱,用身法極快的速度脫離戰圈。
林月如還沒意會過來,就見李逍遙掏出繫在腰側的酒葫蘆,她瞬間了解他在打的主意,但…這種情況,未免也太冒險,她連忙伸手要阻止,疾聲喊道:「等等、你不會是要…不行!快停手!」
「大小姐,現在十萬火急,拜託妳先安份點,要拍要打等解決了眼前再說好嗎?」顧不得懷裡的人兒是否把話給聽了進去,李逍遙口中隨即再度催咒。

接著,轟然的巨響,撼動了整個樓層。


「…真是胡來,居然在這種地方使用這樣的禁招,你下次再這樣魯莽,我可要摜下你不管了…」林月如拖著因真氣耗損過度而全身脫力的李逍遙,無力的叨唸著。
方才的衝擊不但滅了後頭的追兵,也把林月如震得七葷八素好不狼狽,更別說是施咒本身的的李逍遙,要不是先前用來護身的金剛符效力還在,還真不知道他們兩個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啊哈哈…師…師父果真沒有藏私…酒神咒的威力果然厲害…」李逍遙看向眼下的慘狀,忍不住乾笑了幾聲。酒神咒的強大,遠遠超過了他們的預想,追殺他們的十來隻妖怪就這麼樣的被炸得七零八落,面對如此景象,就算是剛剛還是殺的你死我活的狀態,李逍遙也不免覺得這樣的結果有些殘忍……

「噯,呆瓜小賊…你給我站穩,別一直貼過來,你…很沉啊!」她是很想要好好的攙扶他,但是這傢伙的臉屢次往她胸口蹭過來,她可不能就這樣算了。
「大小姐,看在剛剛我這樣搏命的份上,這次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以嗎?」他是真的沒有力氣了,但也不否認這樣的狀況其實感覺還蠻不錯,當然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他也不會在這個當下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哼,就愛逞能…」也知道李逍遙的狀況並非胡謅,林月如也只能口頭上的叨唸了兩句,繼續拖著一身疲憊找尋可以休息的所在。

兩個人跌跌撞撞地小心避開地上被炸裂的妖首屍骸,來到鎖妖塔一處還算乾淨的角落,也顧不得眼前的一片狼籍,焚了帖驅魔香,雙雙就這樣倚牆席地坐了下來。

「好些了嗎?」見李逍遙已服下了還神丹,氣色也沒先前這麼糟,林月如才稍稍緩了口氣,「我知道你擔心靈兒妹子,但這樣莽撞萬一還沒找到她,你就先出了亂子該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進妖塔後的心緒一直不是很能平靜…」那是一種很不踏實的感覺,彷彿就快抓到些什麼,但又隨即消逝無蹤,他不是很能確定,是不是自己過去曾經遺忘了一些事……
「李大哥……」
「現在沒事了別擔心我,倒是妳…」看著眼前的林月如為自己擔心的模樣,李逍遙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比了比自己的鼻尖,「只顧著我,妳看起來比我還狼狽。」
「咦?」林月如一聽,畢竟是女兒家,連忙取出小鏡想照看臉上的不潔,卻被李逍遙一手給按下。
「妳啊,別忙了,我幫妳吧。」李逍遙取出布帕開了竹筒的水將其沾濕,輕柔地替她拭去沾在臉上的沙塵。
面對這般的親暱,月如怔怔地看著眼前對她如此細心溫柔的李逍遙,似羽的眼睫漸垂而默默不語,思緒百般間,想起了他們兩人一路上互相扶持奔走至此的目的以及相許的承諾,兩道清淚不自覺地落下來。

「月如?」見她突然掉了眼淚,讓李逍遙有些不知所措,連忙問道:「怎麼,哪裡疼了嗎?」
「不…只是些沙塵,我一會兒就好…」搖搖頭,林月如輕輕地將身子靠著李逍遙,任由淚水自臉頰滑落。

答應了兩人要一同走遍這個人間,答應了兩人要一同浪跡天涯,明明已經許下承諾,但為何她的心裡還是如此的不安?

知道的,她知道的,只是……

「別怕,月如。」

比她還要大的手包覆著她的掌,企圖給她一點安心的力量,他知道她在害怕,卻也沒有細問,因為他明白當下林月如什麼也不會說。

「等到事情結束,我們就一同遊歷人間山水。」
「嗯。」
「這香還可以燃一個時辰,妳先好好的休息,等等我們再往下探。」
「嗯。」

她在他的懷抱下閉上了雙眼。
之後,她記得她做了一個夢,夢見他倆在離開了妖塔後在遊歷了不少的山山水水,行至一片人間仙境……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靈兒,我的靈兒是……」
「仙靈仙島藏仙蹤,翩翩少年把仙求,仙宮仙女不相識,錯把牛郎當情郎。」

鎖妖塔巨劍下,悽然哀婉的詩句如泣如訴,像水波一般迴盪在眾人的心底,趙靈兒人型蛇身的模樣,衝擊了李逍遙的心靈,原本塵封在記憶深處的過去,在強大的刺激下,他終究是憶起了過往兩人之間在仙靈島上結下的一夜姻緣。

然後,她的夢也醒了。

「我們三個人要永遠在一起,永遠不分開!」

她已經忘了是誰開口說出這句話,太過天真完美的話語,不像是一個承諾,反倒像是一個謊,即使他們三人當下都寧可去相信,一切都會是如此的順遂。


「…林姐姐,妳怎麼了?」
「啊,沒事,我想我只是有點累了。」

林月如伸手為趙靈兒理了理帶著豔紅的髮絲,強撐起了一抹有精神的笑。

面對眼前最後一根七星磐龍柱,只要能如同之前一般順利破陣毀去龍柱,他們就有希望逃出生天。

明明就只差這一步了,為何她會覺得如此疲憊呢?

「月如,妳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最後就讓我和靈兒來就成了。」
「都到這個關頭了,沒道理讓我閒在一旁。」

只見她笑的淡然,足尖一點,伴著鳳鳴的呼嘯,她已率先沒入最後一陣。

…別多想了,等到一切都結束後,再去思考吧…



「吼吼吼──」

五爪金龍痛苦的嘶吼著,金色的龍甲併出了數道裂痕,隨即轟然一響,最後一根龍柱應聲炸裂,屹立百年的七星磐龍陣,破。

頓時,一陣天搖地動,在水底的三人也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

「糟了!快離開這裡!」

也不知道是誰先喊的,但終究是遲了一步,水底下翻騰的暗流已亂了他們的陣腳,一股洪流措手不及地向他們迎面襲捲而來。

「呀!」強大的水流衝撞到因體虛反應不及的趙靈兒,應聲被撞擊在牆,昏眩了過去。

「靈兒!」
「靈兒妹子!」

「李大哥,快帶著靈兒妹子,我們得先離回到上面去!」

在紊亂的水流中行動,對於過於疲憊的身體,根本是一種無法承受的負擔,李逍遙和林月如還帶著昏迷不醒的趙靈兒,光是要避開下沉的落石,已經耗盡氣力,更別提要浮上水面。

不行,這樣下去,別說是要離開這裡,他們都會喪生在這裡。

林月如看看身邊的趙靈兒又看看一旁的李逍遙,心裡一橫,決定賭他一賭!

「李大哥,你撐著,我先上去,隨即助你們上來!」

語畢,林月如鬆手放開趙靈兒,身子瞬間輕盈了許多,手上長鞭氣勁一凝,往水面上射出一鞭,手勁再扯,借勢脫離了水面,再一個鷂子翻身,才在晃盪的化妖池面好不驚險地落在一塊方寸浮石上,只是迅速地掃過了週遭一輪,林月如再次往水中甩出長鞭。

快點上來啊…李大哥…靈兒妹子…這妖塔就快撐不下去了!

「呼哈!」好不容易,李逍遙抓著長鞭和趙靈兒脫出水面,連忙對林月如說道:「…月如,快…先讓靈兒上去…」

林月如見狀連忙伸手要拉趙靈兒上來,忽然一片黑影對著他們直籠而下,她愕然地抬頭一看……

危險!

沒有太多的思考,身體的動作已經快過心底所想,林月如使盡所有豁命的氣力反手一壓,把李逍遙和趙靈兒壓回水中,然後一片血紅染紅了她的視界。

迷濛間,她想起了她之前做的那個夢,緩緩地閉上了眼……

她是累了,真的累了。



(完)

後記:
這篇的名為<倦鳥>,不知道能不能用的灰色而且突兀的結局故事。當初月如突然在大家眼下死去般的突兀,真的是傷透了我的心,一直覺得月如雖然一直很堅強的跟著逍遙去解救靈兒,甚至是說出三個人永遠在一起的話語,但我還是覺得,當她眼見李逍遙憶起了他和趙靈兒的過去,聽到什麼不會再離開的話,她根本心都碎了……(哭)
但就算是這樣,她依舊奮不顧身的去保護逍遙和靈兒,到後來我都很希望她乾脆把逍遙就這樣帶走就好了,可是這樣後面就不用演了……
唉,希望大家不要討厭這個故事……(合掌)
創作者介紹

紫色宮幃

子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wi
  • 好故事~
  • 謝謝(羞)

    子心 於 2011/05/06 17: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