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晨,隨著天明而來的幾聲雞啼,東方天色方才魚肚初白,曾經,總被小童取笑非日上三竿不起床的他,很難得的這刻時辰清醒了過來。
腦子還是鈍的,他在茫然中打量著四周,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然而向他懷裡貼過來的暖玉溫香,提醒了他現在的狀況。

啊,是了,昨晚是在這過了夜,和她。

李逍遙輕輕地側了身子,看著身旁仍在熟睡的人兒,眼底下不自覺的露出了一抹心滿意足的笑。

曾經,他對上天恨過怨過,如今他卻十分的感懷於心。
上天讓他在往後的人生,黑夜有明月高掛,白晝有玉嬋長伴。

是的,他的月,他的光,也是他的妻,如月般的女子,林月如,完好如初地回到他的身邊了。


昔日鎖妖塔之變,李逍遙和林月如為了解救受困於塔內的趙靈兒,不顧一切闖入九死一生的鎖妖塔,而後為了一線生機逃出生天,敗明王斬龍柱毀妖塔,結果,林月如卻也因此喪生於妖塔之下。已事先預知與拜月一役的結果,聖姑婆婆以她獨門秘術加上三十六隻傀儡蟲輔佐,讓林月如短暫迴魂復生陪伴身心皆疲的李逍遙渡過那一段艱苦難熬的日子。
她總是這樣的,看似刁蠻任性卻有著錦繡般的細膩心思,有著在他痛苦自責的時候,默默地陪伴,宛若漫漫長夜的一輪明月,曖曖含光。

當時,還年少的他只是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傻子,在迷途中自怨自艾,忘了一路走來,她總是安安靜靜的跟隨在後,忘了她總把情愁灑脫藏。

於是,上天憐她,更要罰他,讓她在成為他的妻的花燭之夜,給了她一個不會醒的美夢,把漫漫黑夜留給他。

然而,人總是要失去後才懂得珍惜,而她卻願意為了他這樣多情之人再三回頭,也許比起他,她比他更傻。

所以,向老天奪回她,他不惜逆天而行,硬是苦求聖姑再次援手,留得一縷芳魂猶存,在混沌中等待甦醒的契機。

隨著光陰的流逝,他經歷過太多考驗和劫難,一場群魔亂舞的武林風波,九轉迴魂珠的現世,在永夜中帶給了他一絲曙光。

即使,他必須面對的是過往犯下的過,鑄下的錯,以及一輩子還不了的恩怨……

最終,他仍感謝,上蒼把他的明月還給了他。


「在看什麼?呆瓜小賊。」原以為還在熟睡的人兒,曾幾何時已經甦醒國來,抬眼如月秋波地望著他,她伸手替他撩撥著額前幾綹惱人的髮絲,帶著些許的睡意,她在他的懷裡露出了一抹慵懶而媚人的笑。
「我吵醒妳了?」眼底有著矛盾的喜樂和歉疚,他在她白玉般的柔荑落下細碎的親吻。
「不…我想我是該醒了…」
林月如欠身坐起,嬌憨地伸直了折騰一夜的腰枝,順手理了理一頭烏絹青絲,很隨性的撩其頸側,柔美的身姿在沐浴在初白的晨光下,像是隨晨而醒的木芍藥雍容嬌艷。
此情此景,他發現了一個事實,比起她如芙蓉般的睡顏,他更愛她像現在宛若牡丹般傲中帶嬌的姿態在陽光下生意盎然。是一種情不自禁,他隨著她一同起身,雙手一張將她攬進懷裡。
「怎麼了?」林月如靠在李逍遙的肩頸,在她耳畔磨蹭初生的鬍渣,帶著刺痛的酥癢。
「妳該多睡一會的,昨夜睡的晚,不是嗎?」他低首親吻著她的髮,有意無意的要她回憶,昨夜兩人同床共赴雲雨。
「討厭!還、還不是你害的!」明白他話中帶話,兩抹飛紅染上了雙頰,她語帶羞澀的忍不住提高了語調,伴隨著嬌叱之後就是一陣粉拳亂打。

「哎、哎呀,女俠饒命啊!」
「哼,就愛不正經。」

打打鬧鬧,在一陣嘻鬧,他將還不甚安份的她再次納入懷裡,吻去她還不打算停止的嬌嗔。

「月如,妳身子還好嗎?」比起方才的輕挑,這次的語氣多了幾分慎重。

林月如雖因九轉迴魂珠而再次復生,但畢竟她自從傀儡蟲失靈後,做了將近要八年的廢人,元靈回歸後,不但需要時間讓元靈和身軀整合,更需要費心去調理已經許久沒有活動的身體。最初,林月如連要拿個杯子的氣力都使不上,更別說是起身下床。那時李逍遙和聖姑婆婆都日以繼夜在她的身邊照顧她,連小憶如也常乖巧的隨侍在側。而後過了整整三足月,她才能靠著攙扶走出戶外……


抬了抬眼,她有些受不住的答道:「李大哥,這句話從昨日你見到我開始算起,這已經是第九次了。」

她明白李逍遙是在擔心她,但她從來不希望自己會是他的負擔,在她療養的那段日子,他費盡心力助她療癒,甚至打理她的生活起居,連蜀山大業也因她耽擱了數月……

『掌門,雲夢澤傳來有水妖襲擊漁家,已有數名弟子喪生湖底,請掌門定奪。』
『這……』

若非妖邪難纏,蜀山弟子也不會登門求援,她看出他眼下的為難,即使她希冀他的陪伴,但終究是開了口。

『李大哥,聽說雲夢澤那是水路集貨要地,你替我帶些湘酒和湘茶回來好嗎?』

往後只要接到蜀山那捎來的信息,林月如總會以需要些什麼為由,讓李逍遙能夠安心的遠行。而她會在他歸來的時候,讓他看見自己一次比一次更好的復原情況。

就這樣一來一往,至今已經是第二餘年。昨日他從蜀山御劍歸來,親眼見到她自門前向他飛奔撲面而來,在驚喜之餘,讓他將一身馨香抱個滿懷。

「月如。」
「李大哥,我好了,再不需要任何的藥材術法或是寶物,我是真的好了。」她偎在他的胸膛,聆聽他的心跳,她知道這些年來,他為了她費了多少心思,受了多少的苦,她卻無力為他分擔,讓她好生自責。
李逍遙沒有再答腔,只是緊緊的抱住了林月如,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能表達他心中的激動,多年來的願望,如今真的實現了。

「還記得當年我們之間的約定嗎?」
「當然,我記得,一直都記得。」

「吃到老,玩到老。」

兩人同聲說出昔日諾言,不禁相視而笑。當年,尚書府後花園,他對她許下承諾,等到一切事情都塵埃落定,他要帶著她看遍人間美景,嚐盡天下珍味。可惜,世事無常,一步江湖無盡期,直到今日,這樣的願望還未能實現。

李逍遙笑彎了眼,一邊盤算著未來一邊說道:「那好,等我這次去雷州平妖回蜀山交代後……」
「我要跟你一起去。」不等李逍遙說完,林月如就先搶了拍,不顧他一臉驚訝,慧黠的眸子帶有藏不住的興奮情緒。
「這,這怎麼成?妳身子初癒,我怎麼能讓妳陪我顛簸?再說,此行兇險難測,不成不成。」說到底,他還是放不下心。
「少瞧不起人,本女俠可是與蜀山仙劍派掌門李逍遙和女媧後人趙靈兒齊名,南武林盟主林家堡七絕劍氣傳人林月如耶!」她嬌蠻一指,眉目間大有此行必有我出的氣勢。
「可是……」
「先說了,如果你不讓我跟,我就自己去,去安定村、酆都、德陽……」她開始扳指細數,全是近年來傳出有鬼怪作亂的地方。
「成了成了,算我服了妳。」李逍遙舉手投降,沒想到她可查的仔細了,那些妖邪大部分都跟當年鎖妖塔出來的脫離不了關係。
「不服也得服。你啊~可別想再丟下我一人。」她已經厭倦在這裡等待他歸來,漫漫長夜裡為他憂心的日子。
對於她任性的指控,李逍遙也只能苦笑以對,他知道她為了這一天所做的努力,從當初連下床都要別人攙扶,到現在她已經可以揮鞭舞劍洋洋自若更盛當年風采,這些都是她獨自堅強苦撐過來的證明,但個性倔強如她,其中細故卻不曾和他提起,讓他看在眼裡,更疼在心裡,「胡說,我怎麼捨得?只是…妳已為我做了太多…」
「你若真懂的話,就讓我陪著你,那是我們的一起犯下的過錯,沒道理讓你一個人擔。」她執起他的雙手輕撫著掌上粗糙的劍繭,彷若禱祝般的虔誠,「我從未後悔過,自當年離家隨你浪跡天涯那一刻起,我就告訴我自己,我要跟隨這個人一輩子,我要跟他一同分擔一切喜樂,無論多少風雨,都是我自己的選擇,再者……」

「嗯?」
「你啊!太慢了!」

話鋒一轉,林月如賞了眼前還沉浸在過去的傻瓜一記爆栗,朗聲說道:「都十年過去了,呆瓜小賊還在為陳年爛帳東奔西跑,真讓人看不下去,本女俠再不出手,豈不是要在這裡瞎耗十年?」語畢,他隨即嬌俏地對李逍遙眨了眨眼,「對吧?」

「是是是,我的大小姐,妳說的極是。」

像是解了多年心結,李逍遙開懷地笑了。真的很不可思議,什麼事情只要有她在,似乎都能夠迎刃而解,因為有她,他才能一路走過來,過去是,未來也是。

「那如兒那ㄚ頭怎麼辦?」知道她的月如娘親要重出江湖,那ㄚ頭一定會要跟著作陪。
「還用問,如果她想,當然是一起走啊。」沒有多做思索,她答得很理所當然,
「你忘了?我說過的,我們要三個人在一起,永不分離。」

他是該知道的,她眼裡的溫柔和無私的包容,自鎖妖塔那一天起就未曾改變過。

「嗯,說的對,永不分離。」

俯首,李逍遙再次親吻他此生最珍愛的伴侶,並由衷的感謝,上蒼把他的明月還給了他。



(完)

呃…這篇<晨月>,顧名思義,清晨的月亮,是很意外的是篇甜文,也是我參與之前合本的作品,因為主催說作者可以自己處理自己的作品,所以我就在情人節這天放出來啦~
讓李逍遙和林月如快樂的在床上滾來滾去是我十多年來的宿願,也許大家不會相信吧(笑),雖然在故事中李逍遙感覺起來是憂鬱滄桑了很多,月如卻還是像少女般的青春洋溢,但那也是很正常的,畢竟已月如的精神年齡來算,她才二十歲啊~可我們呆瓜小賊卻已經著實活了快要三十年,這點還是得考量進去的,各位看倌,您說是吧?
總之,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文。
創作者介紹

紫色宮幃

子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